致巍廉胖子的一封公开声明信


 


小时候,老师家长教育我们只对事件不对人。


长大后,摄影前辈教育我们只对照片不对人。


但现在,我认为不能只论照片而脱离拍摄者本身。


毕竟,照片与复杂的人性比起来,太单纯太表象。


如今的社交网络及信息平台,确实比胶片时代要发达得多。


在观看到某张照片时,或许你会突然感叹“这片子拍的不错啊!”


然后?某些拍摄者期待的“然后”似乎永远都不会出现。


人们只会继续啃着爆米花,抠着脚皮,


点击鼠标,浏览其他的“大片”,寻求短暂的高潮。


然而,当有热闹发生的时候——


人们惯于全情参与,站在舆论的优势方呐喊助威。


发表支持感言,寻找那躲在现实中不见踪影的存在感。


仿佛,“我也是圈子里的一员了!”


这就是处在网络社交时代的摄影圈——


信息量大,而思考和停留极少。


抱团人众,而独立者和埋头者极少。


不小心扯远了,话说回来。


我认为一般情况下,欣赏照片时脱离拍摄者是没有问题的。


但是,当知悉了某些摄影者的真实品行后,


如果还能熟视无睹,依旧秉承着“只对照片不对人”的高贵原则


我想,那就有些脑残了。


毫无疑问,你是成功了,成为了lofter的网络红人。


拍得够不够好,情怀够不够深,这涉及到主观的标准暂且不谈。


但感谢你让我明白一个道理:


过去,要想闯出名堂,那首先片子要拍得好。


如今,要想闯出名堂,那首先要努力社交。


你先前那些无私的海量爱推套餐,想必虏获了很多网友的芳心。


建议你在日后出一本自传,取名《爱的供养》,必定畅销。


关于“扔石门”,已经过去很久了吧。


也许你是想模仿马格南的Gilden,去暴力地无视摄影道德进行拍摄。


没错,对于Gilden的风格,争议至今都还未停歇。


我只能说,像你这样的“强行介入”我和我的朋友们是不喜欢的。


就像是——你强奸了他,并且进行全程拍摄。


之后你把强奸过程HDR后放到了网上,附文写着"我很自责我错了。"


对,这就是我们看到那篇文章的直观感觉。


这事发泄过后,我感觉确实骂得有些重了,毕竟那个词代表一种全盘否定。


但,现在来看,好像并不过分。


之后,你开始策划报复行动。


某一天开始,无厘头地无数次“强行介入”我和朋友们的lofter生活。


强占标签,拉屎拉尿。甚至夸大事实,编造说法,以求笼络人心。


我们无意去理会并挑起任何争端,默默拉黑,继续过自己的生活


嘿,最近你又闲不住了,还特意注册了无法被拉黑的子博,继续侵略。


无聊又极其幼稚,30多岁还沉醉在自己的虚拟世界里,作自己的国王。


期间你还在博客里表达过你的侵略快感,仿佛这是你毕生的唯一追求。


这样的一个疯狂瓷娃娃,真的已经结婚生子充当父亲的角色吗?


甚至还曾扬言,只要见到我们的人就发起“物理攻击”,无论男女。


我想问,这样没有风度和教养的人,配不配的上“摄影师”这个词?


对了,那些热衷于推荐你作品的人,无论水平高低,我都一律取关了。


也许他们是只看照片不看人,或是无可救药地深爱着你吧。


总之,我没忍住,不好意思。


原谅我在了解他本人之后,审美再也无法跟上你们的进度。


我认为


面对摄影,只有抱着与之谈恋爱的态度,才能真正体会它独特的魅力。


而现在,有一部分摄影师更注重与他人“秀恩爱”。


对彼此的作品,无论美丑,均默契地给予好评和推荐。


这些年,看过一些关于摄影的传记和书籍,


并有幸与一些优秀的当代摄影师面对面交流。


这些经验给我一个很深刻的启发就是:


真正热爱摄影的人,只会用心为自己拍照,而不会费心为他人而拍照。


对了,最后说一句。


请尽早远离我们的视线,感激不尽。


以上

热度 ( 135 )

© Lao | Powered by LOFTER